无性婚姻网欢迎你的访问!

无性婚姻网

无性婚姻,婚姻网站,无性婚姻网
无性婚姻,婚姻网站,无性婚姻网

无性婚姻网 > 无性婚姻信息 >

“无性恋会自慰吗?无性恋不谈恋爱吗?

来源: 无性婚姻网 时间:2020-07-28 14:40

有关无性恋内容的曝光率似乎在不断提高,作为社群一员的我也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问题。“无性恋是床死吗”、“怎么确定自己是不是无性恋”、“无性恋是性冷淡吗”、“无性恋不谈恋爱吗”等等不一而足,最好玩的一条是“无性恋是不是恋物癖所以不爱人?”我觉得或许是时候写点东西了吧。

相比于同性恋和双性恋,无性恋的定义非常模糊,本身是否是一种性取向都尚且存疑。在国外最大的无性恋社群Asexual Visibility and Education Network(AVEN)中能看到自我认同为无性恋者丰富多彩的生活,他们有的有伴侣有的没有,有的自慰有的不自慰,有的看成人录影有的不看,有的喜欢肢体亲密有的不喜欢。

“无性恋会自慰吗?无性恋不谈恋爱吗?”| 关于无性恋的二三事

 

AVEN称:“没有一个石蕊试纸一样的东西能够直接确定一个人是否为无性恋。无性恋就像其他的性别性向认同一样,它的核心概念只是一个人们用来寻找自我的词汇。如果有人觉得无性恋这个词很适合用来表达他们自己,我们十分鼓励他们去使用这个词汇。”

无性恋者之间也会有各种不同定义,而有一条是相对固定的:无性恋者通常不会受到他人的性吸引。想想看一个令你血脉偾张的超级美人半躺在床上允许你为所欲为,有性恋者可能把持不住地脱下裤子,我表示我也会把持不住……地打开电脑写篇三千字文章赞美神明的造物奇迹。

另外,人们容易混淆“无性恋与性功能障碍”,其实从生理和心理两方面来说二者是完全不同的,无性恋一般不会因为性方面的事情感到显著的痛苦、社交困难,或是缺少性刺激,这与性功能障碍性功能障碍“任何在人类性反应周期中,导致人们产生心理痛苦的问题”的定义不符。

心理医生也会遇到被家人带来咨询的无性恋者,但他们表示“这种情况并不需要治疗,因为他们并不对性有负面情绪或者因此感到忧郁”,DSM-5中也没有无性恋词条。无性恋者往往对于不受他人性吸引这件事感到困扰,有人也会去看些人类交配实况录像,但让他们加入进去也来上一发,那还是算了吧。

“无性恋会自慰吗?无性恋不谈恋爱吗?”| 关于无性恋的二三事

 

自慰活动也是无性恋者容易被人误会的点,无性恋者自慰的比例确实偏低,但一项美国的调查显示约80%的男性无性恋和70%的女性无性恋进行过自慰。自慰不一定等于追求性快感,我知道很多人会在难眠之夜手动操作尽快进入梦乡,有的无性恋者也能把握自慰的好处:防止精液淤积、缓解骨盆充血、消除精神压力等等。

身为熟练掌握夹腿技巧的人(比如突然目光专注变成静止画面),我在每次数学大考中都会对着卷子来上一次放松身心,嗯,包括高考,感谢自慰帮我考上理想的大学,这大概也算“自慰的快乐了吧”。自慰几乎只和我的压力指数有相关关系,如果很长时间没有,那只能说明最近身心清爽可以笑对人生。

对于无浪漫倾向无性恋者来说,友谊就是最理想的,但有浪漫情节无性恋则不然,他们依然向往浪漫关系,两人牵牵小手搭搭肩膀,亲亲抱抱打打闹闹,在温暖的小家中吃吃晚饭看看电视,不过还请不要把手摸上“关键部位”,对方可能当场炸毛。

但和有性恋者共同经营生活的例子也不少见,至少我每天守着一个能“一日三餐”每餐三小时起步的家伙,此君每晚必会经历向我旋转飞扑后被踢飞的过程,和我混在一起也算天道好轮回。

“无性恋会自慰吗?无性恋不谈恋爱吗?”| 关于无性恋的二三事

 

说到这里,其实我感觉无性恋实在是完全性爱分开的群体,爱和性难道有什么关系吗?并非觉得有性的爱不够纯洁,也非觉得无性的爱无法持久,我长久以来不受到任何人的性吸引,也谢绝“你只是没有遇到你想睡的人”这类说辞,这和对异性恋说“你只是没有遇到喜欢的同性”大概没什么差别。

在节奏越来越快的社会中,各种各样的媒体都渴望挽留行色匆匆间过客的目光,性越来越多地出现人们眼前。无论是广告牌上极尽挑逗的男女、挤眉弄眼的花边小报还是排忧解难“带你走上生命和谐”的深夜广播,都在传递着一个理念:性的愉悦是极致的、作用是无可撼动的,丰收性快感的人更自由、更潇洒、甚至更成功。

我们不断谈论性、憧憬性,性成为了朋友圈照片上灿烂笑容之外的又一套打分系统,人人都在追逐性,有性才正常,用性取乐好上加好。有些无性恋被认为冷血无情,有些人正摩拳擦掌地准备征服他们,有些伴侣指责他们不够爱自己,或者痛苦于自己是不是魅力不够。

“无性恋会自慰吗?无性恋不谈恋爱吗?”| 关于无性恋的二三事

 

我曾经以为性是通往极乐的必要途径,当然理想情况依然不是和谁滚床单,要是脑袋上插根电极电一下解决问题就好了。医生试着给我调整过药物,但显然没用,我妈觉得“不能人事”的我简直错过了一个亿。

后来我在一个工作坊时听到有人说自己总能到达高嘲,但根本没有传说中那么爽,是不是方法不够对。我忽然明白对性快感的描述都是纸面上的传说,我们猜测着衡量自己够不够格,对那些美好的词汇产生无尽的幻想,实际上除了自己之外没人知道性到底有多快乐或不快乐,或仅仅如白开水般无味。

我们需要滚床单吗?也许需要,也许不需要,但人们总对性赋予太多期望和意义,或希望以性传递爱意,或忧愁爱是否是性欲作祟,或期待性实现水乳交融的喜悦,或淡泊性来容许自己独自逍遥。

我常被问起如何知道自己是不是无性恋,我想答案或许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是否能在不想做的时候就不做,对方也明白你总有选择不做的权利。性从来不是爱的唯一表达,也不是爱的必要条件,更不是人类成员的资格证。

有性之爱,有性无爱,无性之爱,或无性亦无爱从不高尚或卑微,它们仅如空中明月,阴晴圆缺一派自然。

  • 无性婚姻,婚姻网站,无性婚姻网
热门资讯